1945年3月,蒙哥马利率领的第二十一集团军在盟军的配合下顺利完成了诺曼底登陆计划,大军势如破竹,一举收复法国,直逼纳粹德国疆土。就在大军稳步向德国境内纵深推进的时候,蒙哥马利将军突然收到艾森豪威尔的来电。来电称:
盟军的作战计划已经变动,现在要立即改变盟军的主攻方向,由原来主攻柏林改为攻击东南方向的慕尼黑和莱比锡,并且主攻任务由原来的蒙哥马利的第二十一集团军承担改为布莱德雷的第十二集团军承担。
蒙哥马利的第二十一集团军改为向东北,占领位于汉堡正北的波罗的海巨港卢贝克湾,以切断德国军队逃往丹麦和挪威的退路。占领柏林的任务交给苏联人去完成。
此时,正踌躇满志准备全力攻打柏林的蒙哥马利被这份电报内容惊得目瞪口呆。他不禁怒火中烧,故意将这份让其部队做配角的电文向部下做了宣传。
顿时,在英军中掀起一股指责美国的狂潮。参谋部的指挥军官们没有征求首相丘吉尔的意见就给华盛顿的美军联合指挥部发去了一份长长的电报,指责美国人擅自决定改变进攻方向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并对由苏联人独自攻占柏林表示无法理解……
美国陆军参谋长五星上将马歇尔面对这份措辞激烈的电文,焦急万分,他也感到艾森豪威尔做事有些冲动,于是以私人的名义给艾森豪威尔发去电报,对英国军官的指责要求其做出解释。
面对激烈的反对者,艾森豪威尔也有些犹豫了……
在兰斯郊外的一个别墅里,艾森豪威尔凝视着一张大比例的作战地图出神。自从诺曼底登陆以来,盟军制订了直捣柏林的作战计划,目前他的部队距离柏林有480千米的路程,并且还要越过雄伟的哈尔茨山脉和波涛滚滚的易北河。
然而,此时的苏联红军在朱可夫的带领下,先头部队已经在离德国总理府仅60千米的奥德河上建立起桥头堡。想抢在苏联红军的前头进入柏林,恐怕已经没有半点可能。
柏林本身实际上已经成了一座无足轻重的城市,德国的重兵团都已经转移到了南部,如果主攻方向仍然指向柏林不仅没有丝毫的意义,而且会使美军部队受牵制而动弹不得,因此,现在有改变原来作战计划的必要了。
艾森豪威尔把参谋长史密斯找来,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史密斯初闻也甚感突然,但仔细想想又认为艾森豪威尔的设想有一定的道理,美军放弃柏林将有利于美军在德国的南部大展宏图。
史密斯已经料到这样的计划给英国的蒙哥马利带来的误解和怒火,他对艾森豪威尔说:“我担心英国人会反对这个计划。”艾森豪威尔道:“自诺曼底登陆以来,我一直迁就他们,把英国人放在主攻的位置上,美军长期担任配角,现在也该换换位置了。”史密斯不无担心地说:“如果蒙哥马利不接受这个计划怎么办?”艾森豪威尔提高了嗓门道:“别忘了,我是最高统帅。”

西晋,始于武帝司马炎,终于愍帝司马邺,共4帝。晋朝统一了全国,但由于皇帝昏庸,只4帝就土崩瓦解。国家又陷于分裂。

桓温杀气腾腾的脚步越来越近,司马昱惊慌失措地步步后退。哪知道祸不单行,大后方又传来噩耗,东晋的两任皇帝接连死了,活得都不长。

西晋是由魏国司马氏建立起来的国家,它以其强大的军事力量统一了当时还处于分裂之中的中国。但由于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在很短的时间内,西晋王朝便分崩瓦解,使中国又恢复到原来的分裂状态。

司马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桓温却是心中窃喜:这是上天在暗示我取代晋吧。

三国时期,司马懿作为曹操的军师与吴、蜀交战,因其卓越的军事政治指挥才能,连续辅佐曹丕、曹叡、曹芳三帝,成为魏国的实权人物。魏嘉平三年司马懿卒,其子司马师、司马昭先后掌权。司马昭权势极大,自封为晋王,封其子司马炎为太子,开始准备取魏而代之。公元二六五年,司马昭卒,其子司马炎废魏帝曹奂,该国号为晋,都于洛阳,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西晋王朝。司马炎是为晋武帝。

19岁的司马聃死了

司马炎即位之时,三国之中的吴国还未被平定,故而武帝登基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平定东吴统一全国。公元二八零年,晋军南下进攻建业,吴主孙皓出城请降,至此,魏、蜀、吴相继灭亡,中国出现了暂时的统一。在完成统一大业之后,武帝分封十余有功同姓为王,又对晋朝的官制、兵制、法制等一系列政治制度进行了调整,但由于晋臣多为前朝的名门望族,故而他们提出的政治改革措施多以保障其自身利益为主,其中大部分并不适应当时晋的实际社会状况,所以晋朝初年的经济并未有太大发展。

361年,也就是谢万被废的第二年,东晋的第5任皇帝——晋穆帝司马聃驾崩,年仅19岁,在位17年。

太熙元年,晋武帝司马炎病故,由次子惠帝司马衷继位。惠帝本是愚痴之人,并不能治理国家,以至于朝中大权尽落于皇后贾氏之手。司马氏诸王不满于朝中贾氏专权,纷纷想杀贾氏而独掌大权,于是便发生了晋朝历史上有名的“八王之乱”。其中八王全部是晋皇室宗亲。他们分别是:汝南王亮、楚王玮、齐王冏、赵王伦、成都王颖、长沙王乂、河间王颙、东海王越。公元二九九年,赵王伦杀贾后及其党羽,独揽大权。其后,又于永宁元年废惠帝自立为帝。是为“八王之乱”之始。此后,齐王冏、赵王伦、长沙王乂、河间王颙、成都王颖之间为了夺取政权不断发生战事。直至公元三零六年,东海王越毒死惠帝,拥立武帝司马炎第二十五子怀帝司马炽继位,历时五年的“八王之乱”方为结束。此次发生在晋朝后期的“八王之乱”使晋朝原本就衰弱的统治进一步恶化,至西晋末年,不仅国内人民纷纷起义反抗暴政,而且域外的匈奴、鲜卑诸族也对西晋的统治虎视眈眈。

就在5年之前,司马聃14岁,按照惯例,加成人礼。皇太后褚蒜子看着他平安长大,松了一口气。向天下宣告,不再垂帘听政,退回到崇德宫养老。她已38岁,太累了,早想歇歇了,希望度过幸福安逸的后半生。

公元三零八年,匈奴大单于刘渊称帝,迁都平阳,开始了灭晋的历程。登基后,刘渊立即谴其子刘聪与大将王弥进攻西晋都城洛阳。当时在洛阳掌握大权的东海王越,为了自保,竟带领四万人马和大批朝臣撤出洛阳,东驻于项,并于次年忧郁而死。刘聪趁此机会消灭了东海王所部人马,攻克洛阳,掠走晋怀帝司马炽。怀帝被俘后,豫州刺史阎鼎与雍州刺史贾疋等人又拥立武帝之孙司马邺为帝,都于长安。至建安四年长安被围,此时晋已无力御敌;晋愍帝司马邺出降,西晋王朝终结。

然而建康城内开始发生诡异的事情,小孩子们到处在传唱一首歌谣:叫《阿子闻》。每一首的结尾都有一句话“阿子汝闻不?”声调凄苦,悲伤的气氛弥漫了整座城市。

西晋王朝是经过长期战乱年代后建立起来的国家,加之“八王之乱”的发生,因此经济基础并不稳定。西晋的商业与手工业也是在经过了短时间的发展后,也被战争破坏而停滞不前的。与其他方面相比,晋朝的文化发展的速度比较快。至西晋年间,文学脱离了以往的史学与诸子百家的范畴,开始单独作为独立的形式存在。

歌词谁写的?是谁教传唱的?不得而知。

晋自武帝建立政权以来,共历三代四帝,前后仅五十一年。西晋王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外族消灭的王朝。

褚蒜子听到司马聃死去的消息,想起了这首歌,伤心欲绝,放声大哭:儿啊,你听到母亲的哭声吗?

司马聃的妻子叫何法倪,何充弟弟何准的女儿,她和父亲一样,信奉佛法,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司马聃没有生出一男半女。

褚蒜子没有办法,只好找其他人,谁最合适呢?选中了司马聃的叔伯兄弟司马丕。

历史似乎开了一个玩笑。因为19年前,司马丕就该做皇帝了。

当年,东晋的第3任皇帝成帝病逝,按照规矩,轮到长子司马丕即位,但当时他才两岁。权臣庾冰说:国家多难,应当立年长的人。

于是成帝的弟弟登上皇帝宝座,为康帝。康帝死了,儿子司马聃即位,却没有后代,真是天意难料啊。康帝这一脉就绝后了,只好又回到哥哥成帝这一脉。

这可能说明:如果真正属于你的,不要争,兜兜转转又会回到你手里。

大才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就在这一年,还有个人死了,就是徐、兖二州的刺史郗昙。这两个州是朝廷最后的“自留地”,其他的地盘都“姓桓”了。

建康要负隅顽抗,桓温要一统天下,双方火药味很浓。

朝廷看中的一个人叫范汪。他在历史上名气不大,但在当时他的新闻也上过一两次“头条”,因为他脸上有个招牌,上面刻着两个字:“装逼”。

范汪本人很有才学,但喜欢假装清高、矫揉造作。他先后做过庾亮、桓温的幕僚,应当说和两个领导关系都不错。桓温出于对他的感谢,上表朝廷请求让这个“秘书”任江州刺史。

范汪想:桓温权倾天下,如果我去上任,别人都认为是走后门的,多丢人啊,一切要靠自己的奋斗。

于是上表朝廷,申请去做东阳太守。也就是说,放着省级干部不做,主动要求做市级干部,轰动一时。

桓温大丢面子,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司马昱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决定把他拉拢过来。此时郗昙死了,司马昱任命他继任徐、兖二州刺史。

当然,范汪确实有一层意思:建康和桓温斗得厉害,他站到朝廷一派,要和桓温划清界限,因此迅速走马上任。

桓温气得七窍冒烟,决定借刀杀人灭了这个“叛徒”。他命令范汪率军北伐,希望他和前燕军队拼个两败俱伤。范汪说看不到皇上的诏书,摇摇手对老领导说NO。

桓温没有耐心了,直接下“毒手”,上表朝廷要求把他废为庶人。司马昱想营救,但不敢得罪桓温,只好“丢卒保车”,范汪就成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范汪回到东阳郡后,也不沮丧,四处讲学,游山玩水,日子过得逍遥,名气反而越来越大。桓温想取天下,要笼络人心,不愿把事情做绝,希望一笑泯恩仇。范汪也想通了,还是桓温的大腿更粗,以前是抱错了。

等到桓温到姑孰时,范汪特意跑过去投奔他。

桓温听说这个大名人“回心转意”,特别激动,在门口伸长了脖子苦等。范汪走进院子后,桓温拉着他的手像多年的老朋友,不停地寒暄,回头对手下袁宏说:让范公暂时先担任太常卿吧。

范汪刚刚坐下,桓温说了一大堆好话,对以前做法表示诚挚的歉意,由衷地表达内心对他的仰慕之情。范汪本来是请“老领导”帮忙找个官做,但又怕别人嘲笑他趋炎附势,有损名声,就说了一句:我虽然来拜见您,但是正巧有个儿子葬在这里,主要是来扫墓的。

桓温一听,大失所望,全身无力,只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从此范汪再也没有得到重用。他也后悔失言,死要面子活受罪,但一次错过,再无机会,后来病死在家中。

皇帝皇后吃药死了

司马丕即位后,按照常理,对这个失而复得的皇位应当倍加珍惜,然而让所有人吃惊的是,他根本没兴趣。他只有一项爱好:吃药。这个药叫“仙丹”,就像太上老君炉子里面的宝贝,孙悟空就偷吃了好几颗。

材料:石钟乳、白石英、石硫磺等矿物质,外加雄黄、雌黄等。

方法:放在密封的鼎里,用火来烧炼,产生的新物质就是仙丹。

因为少量食用“仙丹”能精神亢奋,所以大部分人认为这是个好东西,对身体有益。实际上,吃多了对身体有害,就像毒品一样。

但司马丕不管,大口大口地吞,最后饭也不吃了,天天吃丹药。最后身体萎缩,瘦骨嶙峋,已经不能下床。

大臣们劝他,褚蒜子劝他,他都不听,反而认为吃得太少。不仅自己狂吃,还拉着皇后一起吃,到了365年正月,皇后王氏先死了。一个月后,他也中毒身亡。他活了25岁,只做了4年的皇帝。所以史称晋哀帝。

他的字“千龄”,意味千年、千岁,因为东晋的皇帝大多是“短命鬼”,家人多么希望他摆脱这个魔咒啊。

他为什么狂吃?就是幻想长生不老,能成神仙,结果真的年纪轻轻就“羽化成仙”了。

这不是他个人的想法,在当时非常流行,贵族官僚、风流名士几乎无人不吃,是时尚、有身份的象征。招待客人为了表示热情,都会把“仙丹”拿出来给大家尝尝。

这种风气与一个“炼丹人”的提倡有关系,他是一个奇才,还有成就在世界上排名第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