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曜,字昌明,中国东晋第九任皇帝。他是晋简文帝司马昱第六子,母为李陵容。

1945年5月11日清晨,东方刚刚破晓,美国情报部门的威廉中校的无线电发报机收到另一个情报人员发来的紧急召唤:“快来!真不敢令人相信!一条大干线的铁轨直接通向了一座山里。许多火车装满了‘东西’。”
威廉中校立即跳上他的吉普车向这个“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方急速驶去。
20分钟后,威廉中校来到了一座高耸的山峰脚下,他得知这座山叫克恩斯泰因。在另外两名第三装甲师军官的陪同下,威廉小心翼翼地走入隧道的入口。
这几个美国人对他们的发现感到吃惊:这里是一座庞大的地下工厂,包括两条平行的隧道,每条长达2000米,还有一个有着46条水平巷道的迷宫,每条巷道长有250米,宽14米,高30米。他们蹑手蹑脚地穿过隧道,发现了大量的已经组装完成了的巨大的武器——“V-2”导弹,他们清点了一下,足足有100枚。
原来,这个庞大的工厂属于米特尔维尔克,一家大量生产“V-2”导弹的公司,这个工厂实在是称得上“钢筋铁骨”,它在盟军的轰炸下竟安然无恙。
“V-2”导弹在当时来说可谓“巨大”,它的长度有14米,每枚重达13吨。 希特勒曾经相信,只要他在前一年的9月开始将这些秘密武器像雨点般地射向伦敦,英国就会臣服。此时的这些部分已经装配完成的“V-2”导弹却成了盟军的战利品。
也许德国人也曾想在美军接近他们时将这些导弹运到发射场去,但是什么原因导致没有发射却令人感到疑惑。
威廉中校等几个人从地下工厂出来后,立刻将在这里的惊人发现通过上司安得鲁上校用无线电波发给了上级指挥部。
在巴黎的军需技术情报间谍首脑托夫托伊上校接到这个惊喜的发现后也是高兴得很,因为就在前几天,他收到了一份美军驻欧洲空军副司令克奈尔少将写给他的绝密备忘录副本。内容主要是说美军占领德国后才发现,美国的科学和工业同德国相比还是很落后的,“假如我们不利用这个机会来获取设备或技术,并且迅速让他们为我们工作,我们将依然落后25年……在苏联到来之前夺取任何可以得到的‘V-2’导弹,以便使这些导弹能运往于新墨西哥州的白沙试验场,用于科研开发。”
托夫托伊上校是个善于行动的实干家,得到信息后,他迅速组织了一个叫做“V-2”特别任务秘密小组,它的使命就是火速赶往克恩斯泰因山,“解放”在那里的100枚导弹,然后把它们运往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
他知道,自己负责的是一项特别微妙的任务,因为在年初的时候,美英苏三国的领导已经达成了协议,将被攻克的德国划分为若干部分。克恩斯泰因山属于苏联占领区,所以,美国第一集团军将不得不很快从这里撤出,并把这一地区让给斯大林。
同时,在三巨头会议上,已经达成协议任何一个盟国都不能从其占领区内带走任何德国的武器或者科学成果。因此,“V-2”特别任务不仅面临巨大的后勤保障问题,同时还不得不在苏联人的眼皮子底下偷偷地进行,因为这实际上是从属于苏联人的区域内“偷东西”。
领导“V-2”特别任务小组的是来自福德姆大学的物理系毕业生詹姆斯·哈米尔少校。他的助手有两个,一个是军械官,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威廉·布罗姆利少校;另一个是电子工程师路易斯·伍德拉夫少校。
在哈米尔少校动身离开巴黎的时候,托夫托伊赶来为他们送行。他说:“我要提醒你,官方的高层协议规定不能从苏联占领区搬走任何东西。非官方地,我要告诉你,将这100枚该死的导弹带出克恩斯泰因山,你们在搬走它们时不能让外人知道,明白吗?”
哈米尔少校和他的下属离开了巴黎,前往德国,在克恩斯泰因山以北的富尔达建立了一个协调基地。哈米尔开始执行这场战争中最奇特的秘密行动。尽管那个时候他并不真正了解这个行动的重大意义。
5月7日,就在“V-2”特别任务小组到达富尔达几天后,德军要员的代表到达了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位于法国兰斯的统帅部。一个小时之内,德国便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
这样一个历史性的事件使得抢夺这100枚导弹的行动变得更加紧迫。因为美国人知道,西方国家和苏联对战后统治地位的激烈争夺已经开始了。所以,对托夫托伊来说,如果这100枚导弹落入苏联人的手中,那将是一个难以想象的结果。
无论怎样,也要赶在苏联人到来之前运走这些导弹。当哈米尔少校和他的助手们侦察地下工厂时,发现他们要赶在苏联人到来前“撤走”导弹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虽然美军从苏占区撤离的时间没有宣布,但是哈米尔认为不会太远,大概是在5月末、6月初,很可能就是6月1日。这样,留给他的时间就已经十分有限。
一个主要的障碍是还有许多导弹没有装配好,特别任务小组不得不把在工厂中发现的所有零件全部运送出去,待日后在美国组装。但是,没有那些尚未被美国情报官员发现的零件清单和其他“V-2”导弹的技术文件,将“V-2”重新组装起来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在诺德豪森附近的一个小镇中,一个重要的铁路装卸点在盟军的轰炸中得以幸免,但是,必须调集几百辆卡车来运走几百吨重的导弹部件,并送到铁路的装卸点。
更令哈米尔沮丧的是,从诺德豪森到比利时的港口大部分主干铁路桥和相当大的一部分铁轨都已经被破坏得扭曲变形,估计要用340多节火车车厢才能将这些部件运送到安特卫普,然后还得需要16艘大型货船将这些东西运过大西洋。
尽管特别任务小组的行动进行得十分隐蔽,但身着便装的苏联情报人员还是自地下工厂里走进走出。
于是,行动小组便部署了一个步兵营的士兵来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没有小组领导的口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工厂。那些美国士兵被告知在隧道里有“重要的技术项目”。
电子专家伍德拉夫根据他对美国所收集的情报文件的集中研究,分离出大部分不要的导弹部件。
然而,引导“V-2”导弹的控制系统却在这一地区的其他地方生产,没有这些部件,就不可能在美国把导弹重新组装起来。
面对如此多的导弹零件和尚未完成组装的导弹,把它们装上火车是哈米尔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而这项工作需要大约200名具有机械知识的人。这时,第一四四摩托车装配连从距离诺德豪森750千米的法国火速赶来,当这些装配手到来之后,这一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然而,地下工厂并不是像和平时期那样的井然有序,这里遭到了很大的破坏,这些破坏包括盟军的轰炸和德国人自己的破坏,几十吨的泥土、岩石还有瓦砾堵住了铁轨进山的隧道,哈米尔他们雇了将近200名劳工才将这些垃圾运走。

祖逖死后,东晋王朝接连发生几次内乱。晋元帝想抵制王氏势力,王敦起兵攻进建康,杀了一批反对他的大臣。元帝的儿子晋明帝即位后,王敦又一次攻打建康失败,自己病死了。到了晋成帝镇将苏峻起兵叛变,攻进了建康。东晋的一些大臣束手无策,后来依靠荆州刺史陶侃出兵,花了两年时间,才平定了苏峻的叛乱。

司马曜四岁时被封为会稽王,372年晋简文帝驾崩前夕被立为皇太子并继承皇位,时年十一岁。最初由大司马桓温辅政,373年桓温死,又由从嫂崇德太后褚蒜子临朝听政。376年太后归政,实权由谢安为代表的陈郡谢氏掌握。383年在谢安等的辅佐下,击败前秦大军,赢得淝水之战的胜利,保全了东晋王朝的国运。

陶侃在王敦得势的时候,本来是王敦的部下。那时候,陶侃立了战功,做了荆州刺史。有人妒忌他,在王敦面前说他坏话。王敦把他调到广州。那时候,广州还是偏僻的地区,调到广州实际上是降了他的职。

司马曜利用士族门阀人才断层的空档期,致力于冲破门阀政治的格局,恢复司马氏皇权,遂以其弟司马道子代替谢安执政,并成为东晋开国江左以来最有权力的君主。但他耽于享乐,沉湎酒色,又与司马道子争权,形成“主相相持”的局面,造成朝政日趋昏暗。后因司马曜与宠姬张贵人酒后戏言,导致张贵人一怒之下杀了他,享年三十五岁。死后庙号烈宗,谥号孝武皇帝,葬于隆平陵。

陶侃到了广州,并没有灰心丧气。他每天早晨把一百块砖头从书房里搬到房外;到了晚上,又把砖头一叠叠运到屋里。人们看到他每天这样做,感到很奇怪,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司马曜擅长书法和文学,有集二卷,已亡佚;《淳化阁帖》收录其书法作品《谯王帖》。

陶侃严肃地说:“我虽然身在南方,但心里想的是收复中原。如果闲散惯了,将来国家需要我的时候,还怎么能担当重任呢。所以,我每天借这个练练筋骨。”

王敦失败以后,东晋王朝才把陶侃提升为征西大将军兼荆州刺史。荆州的百姓听到陶侃回来,都高兴地互相庆贺。

官虽然做得大了,可陶侃还是十分小心谨慎。荆州衙门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亲自认真检查,从来不放松。他常常对他的部下说:“大禹是个圣人,还爱惜一寸光阴。像我们这种普通人,论智慧和能力,都跟大禹差得很远,更应该爱惜每一分光阴,怎能贪图安逸。如果活着对国家没有贡献,死了没有留下什么好名誉,那不是自暴自弃吗?”

他部下有些官吏,喜欢吃酒赌博,往往因此耽误了公事。陶侃知道了非常生气。他吩咐人把酒器和赌具都收起来,一古脑儿扔到江里去;还把那些官吏鞭打了一顿。打这以后,大家都吓得不敢再赌博喝酒了。

有一次,陶侃到郊外去视察,看见一个过路人一面走,一面随手摘了一把没有成熟的稻穗,拿在手里玩弄。

陶侃叫住他问:“你拔了这棵稻子,干什么用?”那个过路人只好实说:“没有什么,顺手拔一点玩玩罢了。

陶侃听了,勃然大怒说:“你自己不耕种,还无缘无故毁坏人家的庄稼,真是岂有此理!”

说罢,就命令他的兵士把那人捆绑起来,狠狠地鞭打了一顿,才把他放了。

人们听到刺史这样保护庄稼,种田就更勤快了。荆州地方就渐渐富裕起来。

荆州地方在长江边上。官府造船,常常留下许多木屑和竹头。要是在别人手里,不是打扫掉,就是烧了。但是陶侃却吩咐人把它收拾起来,收藏在仓库里。人们见了,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也没敢问。

后来,有一次新春过节,荆州的官员都到官府来拜见陶侃。恰好前几天下了几场大雪。天气放晴,积雪融化后,大厅前面又湿又滑,不好走路。陶侃就吩咐管事的官吏,把仓库里的木屑拿出来铺地,这样,走路的时候就再不怕滑交了。

又有一次,东晋水军造一批战船需要竹钉。陶侃又叫人把收藏起来的竹头拿出来给兵士去做造船用的竹钉。

到这时候,大家才知道陶侃收集木屑和竹头的用处,佩服他考虑得周到。

陶侃前前后后带兵四十一年,由于他执法严明,办事认真,谁都佩服他。据说,在他管辖的地方,社会秩序安定,真做到了“路不拾遗”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