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六十五卷,包括《魏书》三十卷,《蜀书》十五卷,《吴书》二十卷,主要记载魏、蜀、吴三国鼎立时期的历史。

苏联、美国、英国三国首脑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在雅尔塔会议上,顺利达成了关于强制实行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彻底根除法西斯制度,以防止军国主义复活,再次威胁欧洲安全的协议。
1945年年初,盟军粉碎希特勒发动的阿登战役之后,正准备强渡莱茵河,向德国腹地推进。这时,德国法西斯统治集团试图与美、英单独媾和,以集中残余力量与苏军死拼到底,甚至企图挑起美、英与苏联之间的冲突,从中渔利。
3月12日,苏联莫洛托夫通知美国、英国驻苏大使哈里曼和凯尔,提出苏联政府要派代表参加关于德军在意大利北部投降事宜的谈判。
遭到拒绝后,莫洛托夫于3月16日致函哈里曼和凯尔,坚决要求美、英领导人立即停止同希特勒德国代表谈判,摒弃今后同纳粹德国单独谈判的一切可能。
1945年4月中旬至5月上旬,苏军正实施柏林战役,德国法西斯的灭亡之日即将来临,但希特勒等法西斯元凶们仍幻想能避免无条件投降。
4月12日下午,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美国佐治亚州温泉病逝。消息传到柏林,希特勒和他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等人一时欣喜若狂。
4月16日,希特勒发表告德国全体军人书,宣称美国总统的逝世将会扭转世界大战的进程,上帝要拯救第三帝国等。与此同时,希特勒把59个师的兵力用于西线同盟军作战,而把21个师和14个旅的兵力用于苏德战场,竭尽全力固守柏林,妄图以此拖延战争,幻想能单独同美、英媾和。
然而,希特勒的希望终成泡影。
美、英、法军队在西线展开了攻势,苏军正顺利进军柏林。德国法西斯的灭亡指日可待。
4月20日,苏军不但突破了德军柏林市远郊防御圈,攻入近郊防御圈,还开始向市区防御圈发起进攻。柏林成了一座战火熊熊、炮声轰鸣、风雨飘摇的孤城。德国法西斯统治集团惊慌失措。
20日夜,戈林和希姆莱在为希特勒祝贺了56岁生日之后,便匆忙地离开了柏林,他们两人认为希特勒的末日即将到来,企图通过同美、英的老关系来实现单独媾和,他们分别进行活动。
4月23日,戈林从上萨尔茨堡致电希特勒,要求宣布1941年6月29日希特勒任命他为继承人的命令开始生效,以便他接管德国的全部领导权。
希特勒接到电报后,火冒三丈,立即下令撤销戈林的一切职务和头衔,逮捕戈林及其同伙,而戈林还指望次日能乘飞机去拜见艾森豪威尔,并提出西线停火、东线继续同苏军作战的建议。但是,几天之后,戈林在上萨尔茨堡成了美军的俘虏。
希姆莱于4月23日在卢卑克的瑞典大使馆会见了瑞典红十字会副会长贝纳多特伯爵,希望通过他与西方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联系,表示德国愿意向美、英投降,而对苏军继续抵抗下去。
4月26日,美、苏、英三国政府完全否定了希姆莱的建议,并同时在报上披露了伯纳多特的谈话内容。希特勒得知希姆莱逃离大本营后,立即下令将他开除出党,并电令邓尼兹逮捕希姆莱。5月21日,希姆莱被英军所俘。两天后,希姆莱咬破氰化钾服毒自杀。
4月27日,苏军攻入柏林市中心区,遂将市内德军分割成三部分,并从四面八方逼近帝国总理府和国会大厦。但希特勒大本营仍在垂死挣扎。
4月29日,躲在总统府地下避弹室的希特勒眼见大势已去,末日即将到来,便同伴随他13年的情妇爱娃·布劳恩举行了婚礼,随后口授遗嘱。
希特勒在遗嘱中竭力为自己开脱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行,胡诌这场大战“完全是那些犹太血统或为犹太人的利益服务的国际政客所需要和煽动的”,叫嚷要重建“民族社会主义”,并任命海军元帅邓尼兹为德意志帝国总统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戈培尔为总理,肖奈尔为陆军总司令。
4月30日15时30分,希特勒在避弹室的私人房间里开枪自杀,结束了罪恶的一生,爱娃·布劳恩同时服毒身亡。
5月1日下午,戈培尔夫妇在毒死了自己的6个孩子后,命令卫兵开枪将他俩打死。柏林战役结束后,新组成的邓尼兹法西斯内阁和分散在其他地区的德军残部仍在同盟军对抗。
5月1日,邓尼兹政府广播了告德国军民书,表示仍要继续顽抗下去。与此同时,又派出代表与苏军联络,要求苏联同意邓尼兹成立新政府后同各大国进行“和平谈判”,企图在保证法西斯政权和军队的前提下结束战争。
在遭到苏联方面的严词拒绝后,邓尼兹转而向西方盟国谋求单独投降。
5月2日,新任德国海军总司令汉斯·弗雷德堡上将同英军蒙哥马利元帅举行会谈。
5月4日,达成在荷兰、德国西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以及丹麦的全部德军向英军投降的协议。
5月5日,美军雅各布·德弗斯上将接受了德军在巴伐利亚和奥地利西部的G集团军群,包括在福耳贝克和蒂罗尔地区德军第十九集团军在内的部队的投降。同日,弗雷德堡奉邓尼兹的旨意来到艾森豪威尔的盟军总部联络,正式向盟军司令部提出南部地域德国军队单独投降的问题。
艾森豪威尔深知:
西方盟军单方面接受德军投降,违背了雅尔塔会议精神,不利于与苏联的团结,美国政府急需尽快从军事上击败法西斯德国的最后一个盟国——军国主义日本。而要击败日本,没有苏军的积极参战,美军尚需苦战一年半和付出100万人的伤亡代价。
因此,艾森豪威尔通知约德尔:如果不立即签订所有战场无条件全面投降书,谈判就立即结束,美军将恢复空战,并且“不许任何单独投降的人员进入”美、英军队的战线。否则,“我将封锁整个盟军战线,并用武力阻止任何德国难民进入我们的防线,我不容许进一步的拖延”。
邓尼兹政府被迫同意无条件向盟国投降。
德国法西斯的败降,是苏、美、英等反法西斯同盟国经受无数苦难、遭受巨大牺牲、团结奋战取得的伟大胜利。德国人民也“从可诅咒的希特勒国家中解救出来”。
战胜德国法西斯是一件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大事,它对现代史发展的整个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至1944年年底,苏军已把德军逐出苏联国土,在东普鲁士地域进入德国国境,解放了波兰部分领土和一些东南欧国家。英美军队正向德国西部边境推进。
柏林岌岌可危,1945年4月22日午后,帝国总理府举行了最后一次作战会议。希特勒、凯特尔、约德尔、博尔曼、克雷布斯等出席了会议。
会上,约德尔建议从西线战场撤回全部军队来守卫柏林,希特勒表示同意。
根据这一建议,守卫易北河防线的第十二集团军将奉命回师东进,开赴波茨坦和柏林,以便接应从柏林东南地域突围的德军第九野战集团军。
为了阻止苏军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向柏林的进攻,德军指挥部从格奥尔利茨地域向方面军突击集团的后方实施了反突击。德军集中兵力后,向苏军第五十二和波军第二集团军的左翼实施了突击,至4月23日楔入苏军防区达20千米,但到4月24日日暮时分,法西斯德军的前进被遏止。
4月24日,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的近卫第八集团军和近卫第一坦克集团军在柏林东南与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近卫第三坦克集团军和第二十八集团军会师,并于次日在城西封闭了合围圈;近卫第五集团军则在易北河岸的托尔高地域与美军第一集团军会师。
这样,至4月25日日暮时分,柏林的50万德军集团已被合围并分割成两部分:柏林东南的法兰克福—古宾集团和城区集团,从而为全歼德军集团创造了条件。
鉴于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和乌克兰第一方面军成功地实施了包围德军柏林集团的机动,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已不必从北面迂回柏林。
因此,4月23日,苏军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命令其执行战役的最初方案,即向西和西北方向发展攻势,并以部分兵力从西面对斯德丁实施迂回突击。
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主力的进攻从4月20日开始,方面军强渡奥得河后,至4月25日日暮便突破了德军主要防御地带,推进20千米至25千米,牵制了德坦克集团军,使之无法由北向合围柏林的苏军实施反突击。
鉴于法兰克福—古宾德军集团力图向西突围与第十二集团军会合,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命令第二十八集团军和近卫第三集团军的一部兵力转入防御。这些部队在德军可能突围的路线上准备了三道防御地带,布下地雷,筑起坚固的工事,其余集团军则实施向心突击,消灭被围德军集团。
德军利用密林在狭窄地段集中了5个师,拼凑起较大的兵力优势。
4月26日晨,德军向苏军第二十八、近卫第三集团军的接合部实施了突击,突破了仓促构筑的防御。苏军坦克和步兵兵团在航空兵支援下连续实施反击,分割并歼灭了突入之德军。
近卫坦克第四集团军和第十三集团军的部分兵力也顺利地粉碎了德军第十二集团军为接应法兰克福集团而实施的突击。
4月26至28日,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各集团军不断紧缩合围圈,德军面临被全歼的威胁。
4月29日凌晨,德军在付出重大代价后从两个方面军的接合部突破了苏军主要防御地带。当天下午,近45000名德军在第二十八集团军近卫第三步兵军的防御地段,突破了防线,打通了约两千米宽的走廊,并穿过走廊向卢肯瓦尔德撤退。
与此同时,德军第十二集团军也从西面向这一方面发起冲击,从而出现两个德军集团可能会合的危险局面。但到日暮前,苏军以坚决的行动终于阻挡了德军的前进,并把德军分割、合围在三个独立的地域。
4月30日,战斗更趋激烈。德军不惜代价继续突围,一天之内向西推进了10千米。日暮时,突围部队大部被歼。但是,另一股德军约20000人于4月30日夜间终于在苏军第十三集团军和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的接合部突围,并前出到伯利兹地域,距离德军第十二集团军仅三、四千米。
在空军第二集团军的支援下,苏军两个方面军实施了坚决的突击,至5月1日日暮便消灭了法兰克福—古宾德军集团,致使德军统帅部为柏林解围的所有希望都成了泡影。
苏军共俘虏德军官兵12万人,缴获坦克和强击火炮300余辆、火炮1500余门、汽车17000余辆和其他各种军用物资。德军被击毙的就有60000人。只有零星的几股德军钻进森林向西逃窜。
德军第十二集团军部分未被击溃的部队,通过美军架设的桥梁逃到易北河对岸,在那里向美军投降。
在德累斯顿方向,德军指挥部并未放弃在鲍岑地域突破苏军防线并迂回到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突击集团后方的企图。调整部署后,于4月26日晨以4个师的兵力发起进攻,但损失惨重,未达预期目的。
德军的进攻被苏军挡住。双方激战一直持续至4月30日,该方向的德军已无力再次发动进攻,被迫转为守势。
这样,苏军通过顽强而积极的防御,不仅粉碎了德军迂回到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突击集团后方的企图,而且占领了迈森到里萨地域的易北河沿岸登陆场,这些登陆场后来成为突击布拉格的有利出发阵地。
这时,柏林的战斗已达高潮。被围的柏林卫戍部队共有官兵30万人、3000门火炮、250辆坦克。
4月25日日暮前,德军退却至整个首都市区和郊区,面积总共325平方千米。柏林东郊和东南郊的防御最为坚固,大街小巷里牢固的街垒纵横交织。
一切东西,甚至连炸毁的房屋在内都被用作防御工事。防空掩蔽部、地铁车站和隧道、地下排水道等大量地下建筑也都被用作防御工事。德军还使用钢筋水泥建造了许多坚固的库房。此外,还建造有大批钢筋水泥碉堡。
4月25日和26日凌晨,苏军航空兵第十六和第十八集团军共出动飞机2049架次,对柏林军事目标实施了3次密集突击。
4月26日晨,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的4个合成集团军和两个坦克集团军,以及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两个坦克集团军和一个步兵军向柏林发起强攻,对市中心实施了向心突击。
至4月26日日暮,被围德军集团已被分割成两部分:大部分在柏林,小部分在波茨坦。
次日,波茨坦之德军被歼,柏林的德军被逼退到一个宽两三千米、东西长16千米的地带。
4月28日日暮,被围集团又被分割为三部分。城防司令主张向西突围,而希特勒眼看突围不会成功,遂下令死守。市中心的战斗异常激烈。
4月29日,夺取帝国大厦的战斗打响。经反复冲击,步兵第一七一、第一五零师各分队于4月30日傍晚冲进大厦。5月1日晨,苏军士兵把胜利的旗帜插上国会大厦的楼顶。
法西斯头目惊慌失措,德军指挥瘫痪,柏林德军集团陷入绝境。至5月2日15时,德军抵抗完全停止。
仅在这一天,苏军就俘虏德军官兵13.5万名,企图向西突围的个别独立集群到5月5日被歼于城郊。
5月3日至8日,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一面消灭各个孤立的德军集群,一面向易北河推进。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开始解放捷克斯洛伐克。
至5月2日日暮前,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前出到波罗的海沿岸,第二天在维斯瓦、易北河一线与英军第二集团军建立了联系。在战役结束阶段,该方面军与红旗波罗的海舰队协同,在舰队航空兵支援下沿海岸进攻。
在攻占斯维讷明德海军基地的作战中,舰队与突击第二集团军保持了密切协同。登陆兵也顺利完成了在丹麦波恩荷尔姆岛登陆的任务,俘守军12000人。
1945年5月8日深夜,德国最高统帅部代表在柏林卡尔斯霍斯特苏军司令部举行了一次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
苏联元帅朱可夫主持仪式,同盟国最高统帅部的代表英国空军上将泰德、美国战略空军司令斯巴兹、法军总司令塔西尼参加了仪式。德军代表凯特尔等人在德国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投降书从1945年5月9日零时生效。
欧洲战争到此结束。
柏林战役结束后,对粉碎继续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顽抗的德国集团,形成了极为有利的军事政治形势。科涅夫元帅指挥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以中央各集团军前出至德累斯顿以北及其东北后,对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左翼实施了深远包围。
5月1日至5日,捷克斯洛伐克各地爆发了人民起义。5月5日晨,布拉格也爆发了人民起义。
德军统帅部调遣中央集团军群重兵镇压首都起义。起义者的处境极其困难,他们向苏军和盟军统帅部求援。为了支援布拉格劳动人民的起义,会议要求在最短期限内粉碎仍在抵抗的德军集团。
救援布拉格劳动人民起义的战斗是于5月6日打响的。
5月6日晨,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突击集团在进攻地带进行了战斗侦察,发现在这个方向上的德军防御并不严密,而且在一些地段上德军正在向南撤退。
方面军司令员果断下定决心,直接投入主要兵力,在一些地带同时投入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坦克集团军,利用德军在一些地段撤退之机转入追击,迅猛地发展先头部队的战果。
当天下午,在短暂而猛烈的炮火打击之后,担任方面军右翼的第十三集团军、近卫第三集团军的主力,以及在该地带作战的第二十五坦克军、近卫第四坦克军和近卫第三、第四坦克集团军的兵团立即投入进攻。
黄昏时分,近卫第五集团军也投入战斗。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和第十三集团军的进攻最为顺利,5月6日日暮时,已推进23千米。有40000多兵力的布雷斯劳卫戍部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乌克兰第二方面军第六集团军投降。
苏军的战斗行动昼夜不停。突击集团的进攻速度在继续加快。至5月7日日暮时,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和第十三集团军又推进了45千米,前出到鲁德茨山脉的北坡。
近卫第三集团军占领了迈森市,近卫第三、第五坦克集团军则开始攻打德累斯顿。
这时,布拉格起义者的处境严重恶化,德军已开进市中心,残酷杀害无辜。保卫布拉格的起义者急需武器弹药,而混在起义者中间的资产阶级分子开始动摇不定,有的甚至倾向于投敌,不少前捷克斯洛伐克军官接二连三地离开街垒。这种局势要求苏军尽快支援起义者,并切断中央集团军群西撤之路。
5月7日,有些集团军此时尚未全部集中到新的地域,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左翼和中路部队——波兰第二集团军,第二十八、第五十二、第三十一、第五十九集团军就开始了进攻,进展顺利。
5月8日,苏军攻占德累斯顿,波兰第二集团军占领了包岑,第五十二集团军占领了格尔利茨。方面军右翼各集团军解放了特普利开、比利纳、莫斯特等城市。
乌克兰第二方面军所属部队,5月7日开始进攻布拉格。在30分钟炮火打击后,近卫第七集团军的兵团突破了正面25千米的德军防线,到日暮时,向纵深推进了12千米。
为了不断增强乌克兰第二方面军的突击力,近卫第六坦克集团军奉命调至近卫第七集团军的地带作战,在其左翼作战的是近卫第九集团军。第四十六集团军也在维也纳北面重新发起进攻。到日暮时,坦克部队推进50余千米,占领了亚罗梅日采市,并且逼近伊赫拉瓦。
乌克兰第四方面军于5月6日至7日继续向奥洛穆茨方向发展进攻,并于5月8日解放该市。该方面军的主力部队第六十、第三十八、近卫第一和第十八集团军,对布拉格发起进攻。
5月9日晨,乌克兰第四方面军与乌克兰第二方面军部队会合。
空军第八和第五集团军有力地配合了乌克兰第四和第二方面军的进攻作战行动。为了支援乌克兰第二方面军,乌克兰第三方面军航空兵第十七集团军也投入了战斗。
左翼部队推进了40千米,于鲁德茨地域粉碎了德军的抵抗,进入捷境内作战。各坦克集团军先头部队开到离布拉格七八十千米的地方。
战斗中,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的坦克手们摧毁了正从亚罗梅日采向美军占领的卡罗维发利转移的肖纳尔司令部,中央集团军群的指挥系统陷于瘫痪状态。
近卫第三、第五集团军在近卫第三坦克集团军协同下,在波兰第二集团军配合下,于5月8日日暮时完全占领了德累斯顿市,并在该市市郊法西斯匪徒的巢穴中发现并抢救出大批艺术珍品。
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中路和左翼部队,转入追击整个进攻地带内开始后撤的逃敌。航空兵第二集团军仅5月8日这一天即出动飞机2800架次,有力地支援了地面进攻部队的作战行动。
5月8日黄昏时分,广播了苏军司令部敦促法西斯德军无条件投降书,勒令他们于23时前放下武器。
但是,中央集团军群指挥部却毫无反应。正如在奥洛穆茨地域被俘的德军坦克第一集团军的俘虏们后来所证实的,这一天德军指挥部虽已向德军宣布德国投降的消息,但马上又颁布了德军务必抓紧西撤以便向美军投降、拒不向苏军投降的指示:
要尽可能地继续同苏军对抗下去,因为只有这样,人数众多的德军部队才能赢得时间向西突围。
由此可见,德军决不肯自动放下屠刀,布拉格市内形势仍然异常复杂。
5月8日白天,德军指挥部竟居心叵测地提出同意解除自己部队武装的先决条件是,要允许他们不受干扰地西撤。而捷克民族委员会由于内部资产阶级代表的坚持竟做出丧失原则的这一让步。
不仅如此,德军还得寸进尺地提出,只有在他们到达同美军的分界线时才交出轻武器的无理要求,而捷克民族委员会竟也再次表示同意。傍晚,德部分部队开始西撤,与此同时,党卫军部队却继续残酷地杀害城市居民。
5月8日夜间,乌克兰第一方面军所属近卫第三、第四坦克集团军挺进80千米。
5月9日黎明时分,其先遣部队从行进间冲进布拉格。接着,该方面军近卫第三集团军和第十三集团军的先遣部队相继进入该市。同一日,乌克兰第二、第四方面军的快速集群,以及乌克兰第四方面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快速集群的先遣支队也进入了布拉格,捷独立坦克第一旅的坦克兵在该集团军快速集群编成内参加战斗。
5月9日,苏军在爆发起义的布拉格各战斗队的积极支援下,完全解放了捷克斯洛伐克首都。
5月10日,苏军继续在所有方向上迅猛发展进攻。乌克兰第一方面军一天之内即推进40千米,俘获德军官兵约80000人。在德累斯顿、施特里高、格尔利茨、利贝雷茨的机场缴获德机272架。
近卫第一骑兵军在开姆尼茨地域、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一部在罗基察尼地域分别与美军会合。近卫第四坦克集团军基本兵力向布拉格以南推进,前出至贝内绍夫地域,与乌克兰第二方面军近卫第六坦克集团军会合。
乌克兰第二方面军左翼在发展进攻中于皮塞克地域和捷克布杰约维采地域与美军部队会师。
除奥斯特马克集团军群在该集团两翼行动的几个师得以逃至美军作战区以外,苏军几乎合围了捷境内所有德军集团。被围德军在突围西逃绝望后,被迫缴械投降。
5月10日至11日,德军大部被俘。在歼灭被围集团的同时,乌克兰第一、第二方面军在与美军第三集团军会师前继续西进。5月11日,其所属部队在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地带卡罗维发利地域和克拉托维地域与美军部队会师。
布拉格战役是苏联武装力量对德战争中的最后一个战役。乌克兰第一、第四、第二方面军俘德军官兵约86万人,其中包括60名将军。

作者陈寿,字承祚,巴西安汉人,生于汉后主刘禅建兴十一年,死于晋惠帝元康七年。他在蜀汉做过官,三十岁时,蜀汉政权灭亡,入晋后做过晋平令、着作郎。陈寿写《三国志》以前,已出现一些有关魏、吴的史作,如王沈的《魏书》,鱼豢的《魏略》,韦昭的《吴书》等。《三国志》中的《魏书》、《吴书》,主要取材于这些史书。蜀政权没有设置史官,无专人负责搜集材料,编写蜀史。《蜀书》的材料是由陈寿采集和编次的。陈寿写书的时代靠近三国,可资利用的他人成果并不多,加上他是私人着述,没有条件获得大量的文献档案。我们阅读《三国志》时,就会发现陈寿有史料不足的困难,内容显得不够充实。陈寿没有编写志。我们要了解三国时代的典章制度,只好借助于《晋书》。

《三国志》善于叙事,文笔简洁,剪裁得当,当时就受到赞许。与陈寿同时的夏侯湛写作《魏书》,看到《三国志》,认为没有另写新史的必要,就毁弃了自己的着作。后人更是推崇备至,认为在记载三国历史的史书中,独有陈书可以同《史记》、《汉书》相媲美。因此,其它各家的三国史相继泯灭无闻,只有《三国志》一直流传到现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