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

夕阳西下,炊烟袅袅,晚霞照射下的幼发拉底河静静地流淌着,园丁阿奇正在河边清洗着水桶,水面泛起层层涟漪,不断向远处散去……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骤然打破了这份宁静,阿奇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半密封的陶罐漂浮在河面上,哭声正是从这个陶罐中发出来的。于是,他迅速丢下手中
的水桶,跳进河中,游过去把陶罐捞上岸边。阿奇往里面一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出现在眼前,小手小脚因为哭泣不停地摆动着,涨红的小脸上眼睛眯成一条
缝,眼泪从眼缝中流了出来。阿奇高兴极了,赶紧把孩子抱了出来,放在手上不停地晃着,哄着。孩子的哭声渐渐小了,阿奇脱下外套把孩子包了起来,放在水桶里
挑回了家。阿奇嫂正在做饭,看到阿奇回来了,赶紧起身迎了上去。还没等阿奇嫂说话,阿奇就赶紧把孩子从水桶中抱了出来,阿奇嫂又惊又喜,一下子不知该干什
么了。
阿奇叫她进屋拿碗羊奶和一个小勺出来。阿奇嫂迅速端出了羊奶,从阿奇手上接过了孩子,满脸温柔地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
当盛着羊奶的小勺一到小家伙嘴边的时候,他的哭声戛然而止,原本因为哭泣而张开的小嘴顿时抿了起来,“贪婪”地吮吸着羊奶,看来这小家伙真是饿坏了!看着孩子不停地喝着羊奶,阿奇两口子很欣慰。
小家伙吃饱了就睡着了。阿奇嫂把孩子放在床上,悄悄把门带上,来到厨房给阿奇盛了碗饭,然后坐下问阿奇孩子是从哪里来的。阿奇就把在河边的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阿奇嫂听。夫妻俩都认为这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礼物,于是决定将孩子留下来,当做是自己的儿子来养。
原来阿奇身为园丁,不仅手艺好,人品也好,两口子还十分乐于助人,深得附近村民的好评。人缘好,不愁吃,不愁穿,两人小日子过得倒也自在,只是结婚多
年,仍膝下无子,着实让人遗憾。现在,这个可怜的孩子弥补了他们夫妻俩的遗憾。就这样,这个孩子留了下来,阿奇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萨尔贡。
时光如梭,转眼间萨尔贡已经从当初的小婴儿长成小伙子了。由于器宇不凡,身材魁梧健壮,萨尔贡应诏入宫,成为了国王的侍童。聪明又善解人意的萨尔贡最终
得到国王的赏识,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基什国王的侍臣,从此跟随国王出入各种场合,耳濡目染之下,他不仅见识到了国与国之间纷繁复杂的关系和斗争,还深入了解
了宫廷各个派系之间看似和睦实则暗藏杀机的关系。各种权术相争让萨尔贡暗暗立志,有朝一日,一定要出人头地,成为基什国王。萨尔贡暗地里四处招揽人才,布
置策划,只等时机成熟,便夺取王位。
这一天终于到了,因为基什国王的严重失误,导致基什国在与乌尔国的战争中失败,出征的军队全军覆没。整个基什国顿时“天塌地陷”,家家戴孝、户户悲啼,国王声誉扫地。时机成熟了,在一个深夜,萨尔贡带领原先招揽的人闯进了皇宫……
当国王见到萨尔贡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杀他的会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萨尔贡。面对国王的质问,萨尔贡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站在一旁,手拿尖刀冷冷地看着基什国王。一会儿,国王说完了,萨尔贡拿起手中的刀就朝国王的头上砍去,手起刀落,国王一命呜呼了。一夜之间,江山易
主,萨尔贡如愿以偿登上了王位。
萨尔贡是公元前24世纪一位杰出的军事统治者,他登上王位后,立刻着手治理国家,并重新建立自己的王
朝,这就是阿卡德王朝。政治斗争的尔虞我诈让萨尔贡充分认识到军队的重要性,他不仅亲自到各个地区去招募壮丁,还亲自训练,没过多久,一支5000多人的
强悍常备军就建立起来了。随后,萨尔贡联合周边的游牧民族,东征西讨,四处扩张基什国的领土。他先灭了南部的乌尔国,俘虏了君临苏美尔数十年的卢伽尔·扎
吉西,接着一鼓作气,挥师南下,一一摧毁了苏美尔昔日的各个城邦。接着他又继续南下,最终“洗剑波斯湾”,成功夺取了波斯湾中的底尔蒙岛,控制了从美索不
达米亚向南通往印度和阿拉伯的海上商路。至此,萨尔贡完成了两河流域的第一次统一。
在历史上,有些人信
奉: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们认为,成大事者就要心狠手辣,挡我者死。即使挡路的是亲娘老子,也要把屠刀举得高高,至于恩人、对自己关爱的上司,那都
是浮云。不过,心狠手辣和壮志凌云无关,更和实现雄心的手段不沾边。萨尔贡的心狠手辣让我们鄙视,但他的雄心值得我们深思。我们很容易就注意到,萨尔贡的
成功是利用了自己的职业优势。任何职业都有优势,就看你如何去挖掘。即使是经常做菜的家庭主妇如果肯下苦功,也会有所成就。所以,对自己的职业用心,或许
某天就能创造出自己从未想过的奇迹。

赫伯特・胡佛是美国第31任总统,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年轻时曾经在清朝时期来中国打工,担任一家采矿公司的驻华首席工程师。
胡佛
于1874年出生在美国爱荷华州的一个村庄内,但他却在俄勒冈州长大。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胡佛成为一名采矿工程师。胡佛先是在澳大利亚从事采矿业,在积
累了一定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后,他被一家叫毕威克・墨林的采矿公司雇佣,于1899年被派往中国担任驻华首席工程师。
在担任采矿工程师期间,胡佛去过中国许多地方勘探矿产。但胡佛却在与清朝各级官员打交道时,不断遭遇麻烦,由此他也对无能和腐败的清政府非常失望。但没来得及抱怨,胡佛就遇上了更大的麻烦:义和团运动。
胡佛刚到中国时,中国各地正掀起反对帝国主义掠夺和强占中国领土的运动,而义和团正是当时的主力。从1900年6月开始,胡佛和其他数百户外国家庭都被
围困在天津,保护他们的只有寥寥无几的来自几个士兵。胡佛居住的房屋也燃起大火,但胡佛还比较镇定,亲自加入了救火行动。
在1900年8月,随着国外救兵的到来,胡佛登上了一艘德国邮船前往英国避难。当义和团被彻底镇压后,期望卷土重来的胡佛又回到中国。令人称奇的是,回到中国的胡佛不但将其失去的业务重新做大,还在一年之内,被提升为毕威克・墨林公司的合伙人。

中国的黄河泛滥过后留下的是粗糙而无用的泥沙,而非洲的尼罗河泛滥过后则把肥沃的土地留给人们。
大概在1万年前,尼罗河附近就有
直立行走的人种植粮食,公元前3500年,尼罗河两岸已全是人。在古埃及境内,有大大小小几十个部落,有的部落才几百人,居然有国名,有国王、信仰,还有
军队和监狱。所有的国王都认为自己是这片土地的老大,一旦不被承认,他们就拿起武器,走上战场,拼个你死我活。
在长期的战争中,小部落越打越小,大部落则越打越大,最终,尼罗河流域只剩下了两个大家伙,一个是上埃及,另一个是下埃及。
这两个大家伙势均力敌,一时间谁都吃不掉谁,但任何一方都想吃掉对方。尼罗河看了几个世纪双方的战争,看得烦死了,终于决定在公元前3100年左右结束这种打打杀杀的状况。
此时,上埃及出了一位牛人,名叫美尼斯。他是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的第一位军事家,也就是说,当别人还在把战争当成群殴的时候,美尼斯已经知道如何排兵布阵了。
经过数年的战争,美尼斯终于灭掉了下埃及,他宣布,自己统一了埃及。这个埃及就是我们习惯称的古埃及王国。
中国有句俗话叫上马打天下,下马治天下。美尼斯统一埃及后,采用极为灵活的手段来治理埃及,其实,关键就是下埃及。
下埃及人比上埃及人富裕,美尼斯领着上埃及的泥腿子打败了下埃及人,下埃及人心里肯定不舒服。美尼斯决定先从形式入手。上埃及的国王头戴白冠,认为老鹰是他们的吉祥物,以白百合花为国花,而下埃及的国王头戴红冠,蛇是他们的吉祥物,他们没有国花,只有国虫:蜜蜂。
从上面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到,上下埃及是不共戴天的,老鹰吃蛇,蜜蜂采百合花。下埃及人一见到上埃及人玩鹰,就恨得咬牙切齿,仿佛他们的吉祥物蛇被吃了一样。而上埃及人见到下埃及满天的蜜蜂,也是怒目圆睁,这不仅仅因为蜜蜂蜇人,还使他们想到了国花被采了。
美尼斯很担心被蜜蜂蜇,于是在下埃及举行国家典礼的时候,他就戴着红帽子,拎着一条蛇;而回到上埃及举行国家典礼的时候,他则戴着白帽子,架着一只老
鹰。一旦遇到特别隆重的国家典礼,美尼斯恨不得再长出一个脑袋,因为他必须要戴两个帽子。他随后宣称,自己是“上下埃及之王”。美尼斯这招很有效果,很
快,下埃及人就接受了这位国王。
为了便于控制整个埃及,美尼斯在上下埃及的交界处,建立了新都城“白城”。
美尼
斯统一埃及之后,只喜欢做两件事。一是找各方的势力打架,他领着埃及人,拎着蛇,架着鹰,骑着高大的马,四处寻找对手。第二件事就是喜欢猎杀河马,美尼斯
一生猎杀了无数河马,河马最终向他复仇。在一次猎杀河马时,美尼斯得意忘形,亲自跑到河里去射河马,想不到在他背后,一只河马集聚了几代的仇恨,从水中腾
空而起,把没有反应过来的美尼斯咬成半截。“上下埃及之王”成了上下两截,埃及人杀掉了河马,把一部分美尼斯掏出来,和另外一部分美尼斯粘在一块,哭天喊
地地厚葬了这位埃及王国的开创者。
中国古代的圣贤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意思是说,聪明的人永远不会在
即将倒塌的墙下站着。这并非是因为他们怕死,而是要尽量避免无畏的牺牲。美尼斯如果不死,相信还有更多为人类服务的行动。但他一死,一切都烟消云散。在生
活中也是一样,非万不得已,不要去从事危险的事情。冒险固然刺激,侥幸会得到丰厚的回报,但如果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就显得不那么值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